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警花春色
级别: 精灵王
UID: 100237
精华: 0
发帖: 1571
金幣: -11354 個
威望: 1512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9125 個
在线时间: 39(时)
注册时间: 2018-06-04
楼主  发表于: 05-10

警花春色

透过向阳台的宽阔的落地窗,可以看见太阳悬在西边的天际,散发出桔黄色的柔和的光芒。在夕阳的沐浴下,房间里面仿佛镀上了一层暗金,一切都变得近在咫尺而又遥远,清晰而又模糊,好像注入了一股莫名的神秘感。我眯着眼睛漠然望向林立的高楼,点起一支香烟,轻轻地吁了口气。

      徐柳站在房门口,望着我在夕阳的光芒下缩在宽大的靠背椅中的身形,散发出一种奇异的诡秘魅力。这个男人,可以如同嗜血的野兽般将利刃一下下捅入少妇柔美的小腹,可以准确地将一颗颗金光灿灿的小子弹送进少女最神秘的性部位,可以用修长的手臂勒住美人白皙的脖子,勒出她们的骚尿,又有谁知道,那个身手敏捷的杀手,会有现在这种如同亘古不变的化石般,带着淡淡的忧郁,静静枯坐的时刻呢?

  她看着夕阳下的身影,不禁想得有些痴了。

  我伸手将长长的烟灰弹落在椅畔角几上的水晶烟缸里,道:“柳儿,给我倒杯酒。”

  徐柳转身出去,一会儿双手各端了一只细腰高脚杯回来,她走到我身边,我接过一只酒杯,却并不马上饮下,而是抬高杯子,透过光洁的玻璃杯壁,注视着那一汪深红色的液体,和浸在液体中的几小块冰块。

  徐柳荡了荡酒杯,冰块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她呷了一口酒,道:“金甲约我们是七点半,时间快到了哟,你不准备去了嘛?”

  我深深吸了一口,将剩下的烟头按熄在烟缸中,伸手揽上徐柳那纤细而健美的腰肢。她还是穿着那条黑色丝织的紧身裤,将下体美妙的曲线勾勒得纤细毕露,我的手绕过她的细腰,在她平坦结实的小腹上来回磨动。女人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顺势坐到我粗壮的大腿上。她上身是火红的短小外套,在胸腹之间打了个松松的结,里面是精致的光滑的黑缎子胸罩,现在这么近距离下,可以看到在薄薄的胸罩下丰满肥硕的乳房,骄傲地高耸着,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徐柳美丽的丹凤眼儿放射出多情的光彩,她抿了一口酒,向我探过脑袋,吻在我的嘴唇上,她灵活光滑的香舌穿过我的双唇,挤进我的牙齿,激烈地胡乱拨动着,将樱桃小嘴中含着的清凉的酒水度进我嘴里。

  我用力吮吸着她的香舌,感受着她甘美的味道,同时搂住她腰肢的手向上蠕动,游过女人温暖的胴体,在她饱满的胸脯上揉捏着。女人的呼吸变得火热而急促,她放下了酒杯,双手环住我的脖子,将胸脯贴在我身上,缓慢而用力地摩擦着,同时我可以感到她肥美的臀部也在我大腿上不安分地扭动着,虽然隔着衣裤,但是也带给我很舒服的享受。

  女人的一只手依然抱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如同蛇一般的滑下,从我身侧溜到我胯下,按在我的下身,熟练地揉动着,感觉到我的下体逐渐硬了起来。女人脸庞上浮起美丽的笑容,手转到我的腰上,开始解我的腰带。

  我突然向后仰了仰头,徐柳的脑袋随之探进,不愿自己的檀唇与我分开。我又向后仰了一下,与她分开,同时左手举起酒杯放在我们俩的嘴唇之间。徐柳满面红霞,脸上洋溢着妖艳而淫荡的神色,本来清澈明亮的眼睛现在充满强烈的欲望的火焰,她那高耸的乳房急剧地起伏着,水蛇般的细腰带着肥硕的屁股焦躁不安地扭动,这就是那个被江湖称之为“冰美人”的冷艳女杀手嘛?

  徐柳不解地望着我,我微微一笑:“该动身了,如果让金甲兄等着急了,就不好了。”说着倾过杯子,喝了一口酒。徐柳气咻咻地站起身子,跺了跺脚,娇嗔道:“你总是这样,给人家的火都勾上来了,却不满足人家!”我道:“你知道嘛,我最喜欢看你生气时候的可爱模样儿呢,呵呵。”

  汽车停在一座西式庭院外,我下了车,转到另一边为徐柳打开车门,扶她下来。

  金甲已经等在了大厅门口,他依然是整齐的半长发,一身笔挺的西装,擦得亮闪闪的黑皮鞋,放到大街上去,就是个标准的白领贵族,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少女贵妇。他看到我们走了过来,张开双臂,大步迎上:“啊,朱兄,你终于来啦。”

  我和他亲热地拥抱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有什么好东西招待我咯?”

  金甲没有回答,却转向徐柳:“哇,徐柳小姐是越来越迷人了呢,嘿嘿,很久不见了,来,拥抱一下吧。”一边说一边向着她再次夸张地张开双臂。徐柳冷冰冰地站着,没有吭声。金甲吐了吐舌头,目光在她娇好的身体上游走了一回,特别盯着她丰腴的臀部注视,目光中露出满意的神色。

  我笑道:“好啦,金甲,你知道柳儿她就这个脾气,别介意。”

  金甲嘿嘿地道:“怎么会呢,阿飞看你说的,呵呵。”一边说着,回身向大厅走去,“今天还有几个熟人,都来了,就等你们俩咯。”

  我侧身轻声对徐柳道:“你一直不太喜欢金甲咯?”

  徐柳耸耸肩:“我对谁都这样的。”

  我微笑了:“不,我觉得你特别不喜欢他。”说罢也步入大厅,徐柳没有说话,随着我走了进去。

  果然如同金甲所说,客厅还坐着三个人,但是并不都是我认识的。

  正对着门坐着的也是我们阴阳组的人,是吴华那一组的,叫做阿乐;他正在对着旁边一名戴着缎子至肘的红色手套,身穿红色超短裙,皮吊带高装的网眼长袜,脚蹬红色细跟高跟鞋的美女大献殷勤,那正是淫女帮的敏敏。

  靠近门口的也是一个女人,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休闲装,下身是白色的紧身西裤,脚蹬一双漆黑的高跟凉鞋,没有穿丝袜,赤着的大脚在黑色鞋带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白皙光洁。

  敏敏一看见我就跳起身来,惊喜地道:“小飞飞,你来啦!^_^”。

  走在前面刚准备说什么的金甲扑通跌倒在地上,半晌才爬起来,爆发出一阵大笑:“小,飞,飞?不是吧朱飞,哈哈哈哈,笑死我啦!”

  敏敏已经作出了一下子扑进我怀中的姿势,我下意识地退后一步,身边传来一声冷哼。敏敏眼睛一转:“哟,这不是鼎鼎大名的冰美人嘛,真不好意思,没注意到您。”

  徐柳瞟了她一眼,没有作声。

  阿乐站起来:“飞哥,柳姐。”

  徐柳对他点了一下头,我微笑道:“阿乐,你也来啦。”

  阿乐道:“是呀,金甲哥让我过来凑凑热闹。”

  我转头扫了一眼仍端坐在椅子上的那名白衣女子,长得也不错,有几分姿色的样子。我转向金甲:“这位是?”

  金甲忙道:“我来介绍,这位是碧落的程灵凤女士。”他转向白衣女子:“这两位也是阴阳组的,朱飞和徐柳。”

  程灵凤依然坐着,侧头看了我一眼,向我点了点头,我也点头回应。

  大家坐下,佣人端上茶水退下之后,不等金甲说话,敏敏先向我道:“朱飞,你最近跑到哪里去了?人家到处都打听不到你的消息呢。”

  我清咳一声:“呃,有点小case要办。”

  徐柳哼了一声,不满地看着我,怪我不该跟敏敏搭话,问题是她们俩一左一右地坐在我两边,让我的确很为难。

  我在两人进一步发生冲突之前,对金甲道:“老兄,你叫大伙来,不会就是饮饮茶吧?”

  金甲笑道:“当然不是啦,其实今天来,是我新找到了点好东西,想请大家一起品尝品尝的。”

  我道:“哦,不知道老兄有什么好货色?”

  金甲神秘一笑:“阿飞,听说西盛那件案子,警方最近查的很严。”

  我点点头。

  他接着道:“有个叫做曾茹的女警官,好像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的样子,跟得很紧。”

  我道:“对,孟叔说了,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还是最好快点想办法把她给干掉,她手上的东西,也得销毁干净,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

        金甲道:“你的事,就是兄弟我的事情,曾茹那个骚婊子,我已经抓起来了,东西我也都拿到手了。”说罢,他打了个响指,一名穿着缎子至肘的手套,精致的光滑的黑缎子胸罩,皮吊带高统网眼长袜和细跟高跟鞋,全是黑色的性感女郎走过来,双手托着一只文件袋。

  金甲拎过来,抛给我,我伸手接下,看也不看,转手递给徐柳,笑道:“够兄弟!老兄给我摆平了这件事情,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朱飞的,尽管开口。”

  金甲也笑了:“大家都是兄弟,小意思啦。”他顿了一下,“有没有兴趣看看曾茹那个骚货?”

  我点头道:“曾茹号称警界第二警花,只在警界第一美女张佩玉之下,当初追捕我的时候,很威风的,现在当阶下囚的样子,咱们自然要好好的欣赏一下。”

  阿乐道:“咱们至少有两个兄弟是死在她手上的,这次金甲哥抓到了她,可不能让她死得太轻松了。”

  金甲笑道:“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我们一起来到一个荫蔽的楼梯口,下到地下室,在阴暗的过道中,默默的走着,空气有些污浊,每隔十来米就有一盏昏暗的点灯。我注意到防御好像并不很严密,心下暗暗留意。

  来到一道铁门前,金甲掏出钥匙开开门,微微弯腰,做了个请进的姿势。

  大家走进小房间,里面很简陋,只在靠墙的地方摆了一张小床,上面坐着一名身穿警装的少妇,正是如同附骨之蛆对我紧咬不放的曾茹!

  她那曾经光洁闪亮的长发现在已经纠缠在一起,显然是好几天没有经过梳洗,身上那套曾经威风凛凛的警装制服,现在也显得肮脏不堪,但是被长裤包裹的那对丰满结实的大腿还是显得很有活力,划出漂亮的身体曲线,整个人显得有气无力。让人惊讶的是,她只是随便的倚在墙上,手脚并没有受到束缚。

  我道:“老兄,人家怎么说也是警界的一号人物,你居然连绑都不绑起来?”

  金甲得意的笑了:“怕甚么,曾大警官可是自愿来的哟。女人嘛,只要抓住了她的要害,让她干什么都很乖的。”

  曾茹转过头来,曾经容光焕发的美丽脸庞,现在显得有些苍白,但是那股动人的气质,却依然无损分毫,她冷冷的用仇恨的目光凝视着我们这一群人,当看到我的时候,眼睛中爆发出如同利刃般的光芒,仿佛要马上飞身扑过来将我绳之以法似的,一股凌厉的气势从她身上涌出,向我们扑面而来,这是一个真正的警察经过千百次生与死之间的磨练所形成的凛然正气和强烈杀气!

  旁边的阿乐不由自主地向后缩了一下,黑道中人,最怕的就是这种气势吧?但是我身边的敏敏轻蔑地瞟了他一眼,无视曾茹散发出来的煞气,脸上露出一种类似于猫玩耗子般的极残忍的冷笑来。我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相比敏敏,阿乐的表现实在是很丢脸,看来淫女帮高手不少,实力很可能不在阴阳之下呀。

  除了阿乐,其他的人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金甲固然视若无物,徐柳也是依然冷冰冰的扳着俏脸,那个碧落的程灵凤也是漠无表情,如果不是对这股气势没有感应,那么她也一定是个老练的黑道高手了,碧落中人,果然名不虚传。

  金甲嘿嘿冷笑了一下:“饿了三天还这么有精神?”

  正绷紧如同一张弓般的曾茹,在冷笑声中,仿佛被抽去了脊骨一般,突然又恢复了开始要死不活的。方才那股强烈的气势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人几乎以为是一种错觉。曾茹开口了,以带着无奈和不甘心,却又屈服的语气道:“你们想怎么处置我都随便你们,只要你放过我的孩子。”

  金甲回头对我笑道:“这个骚婊子离婚了,居然还带着个3岁的小孩,嘿嘿,孩子在我手上,她老老实实的就把所有资料交出来,然后乖乖的来这里住下了。”

  敏敏夸张的笑道:“哇,好伟大的母爱呀......”

  我注意到身边的徐柳在听到金甲的话后微微皱了皱眉头,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很喜欢徐柳,却对身材更加火爆性感的敏敏激不起什么好感。

  金甲对曾茹道:“你放心好了,我们黑道中人,说到做到。只要你老老实实,让我们泄了火,你的孩子,我们不会动他一根毫毛的。”

  曾茹转过头,不再理睬我们。金甲回头对我们道:“各位,时间也差不多了吧,咱们可以开始准备了哟,嘿嘿!”

         阿乐满足地从床上爬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金甲拍了拍手:“好啦,大家都爽够了,时候不早了,我想你们也饿了吧,请放心,晚餐很快就会准备好的。下面,请大家回到客厅去,喝杯咖啡,聊聊天,我去准备一下。”

  敏敏意尤未足地舔了舔丰美性感的红唇,又看了一眼无力地瘫软在大床上的高潮后全身红润的女人那美丽的胴体,当先走出房间。阿乐也满脸爽快地走出去,我跟徐柳随后走出,程灵凤在最后。

  金甲招手唤来两名黑衣骚女,低声吩咐她们着什么,同时指了指床上的曾茹。

  来到走廊上,金甲向我招呼道:“老弟,有没有兴趣呀?”

  我一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也微笑着点了点头。徐柳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我道:“我跟金甲去一下,你先下去等我。”徐柳虽然心中不解,还是温顺地点头,我就喜欢她这一点,对我绝对的温顺和服从。

  看着几个人走下楼梯,金甲对我点头笑了:“我知道你早就想看看处理过程了,嘿嘿,今天就让老弟欣赏个够!”

  我心中念头一闪,回头看了看曾茹躺着的那间卧室,脸上浮起一股了然而又期待的神色:“你的意思是......”

  金甲嘿嘿笑着,没有说什么,当先向走廊的另一头走去,我随后跟上,两名骚女一左一右挟着惰软无力的曾茹那美丽的肉体,跟在我们后面,女人胯下的淫水,顺着雪白的大腿,淅淅沥沥地滴在走廊的深棕色地板上。

  我略略偏过脑袋,发现程灵凤也跟了上来,金甲显然也知道,但是并没有说什么,我也就没有吭声,让她像幽灵一样跟在后面。

  走廊的尽头,是一道小木门,上面挂了一块写着储物间的小牌子,金甲推门进去,我稍稍低头,也走了进去。

  里面居然又是一条不大的走廊,金甲走到一间门上挂着操作间牌子的房间前,回头向我道:“就是这里了,嘿嘿,让你开开眼界。”

  我随在金甲身后跨进房间,吃惊地道:“哇,老兄,这里是你玩严刑逼供的地方吧,呵呵。”

  对面的墙上挂着几付闪亮的精钢镣铐,从位置上看,正好可以将一个人成大字型铐在墙上,左边是一个宽大的操作台,有点像是医院里面使用的手术台,而且显然其中的复杂结构还在手术台之上,右边是一架好像家庭用绞刑架的器械,但是多了很多附属的装置,现在也看不出来到底如何使用。

  整个房间中宽广而凄冷,迷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待了一会儿就可以感觉到血腥味道越来越浓烈,我注意到地板上一定是经常用水冲洗,光滑明亮,有些反光,但是依然可以看到留下的许多暗红色的痕迹,我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跳出屠宰场三个字来!

  我转向金甲的时候,脸上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想不到,老兄还喜欢玩SM游戏呀,哈哈!”

  金甲愣了一下:“开玩笑,我是有点那方面的爱好,但是这里可比SM刺激得多啦!”

  这时两名骚女挟着曾茹也进来,现在的曾茹是完全的一丝不挂,低垂着脑袋无精打采。本来站在房间里的一个女人走上去,伸手在曾茹那饱满的乳房上捏了捏,又拍了拍她结实平坦的小腹,然后掐了掐她丰腴的大腿,最后竟然将指头伸向曾茹两腿之间,掰开女人肥大的阴唇,在阴道中摸了几下。曾茹猛地抬起头,看见眼前的是一个女人,没有吭声。

  那女人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一头齐整的短发,她回头对金甲点了点头,用一种沙哑而性感的声音说:“嗯,很不错。”

  金甲回头对我道:“让我来介绍一下,这一位,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人厨子’姚美玲女士!”

  我吃了一惊,‘人厨子’这三个字,在江湖上的名望绝对不在一个中等组织之下,而它所带来的,在很多人心中,几乎是一个恶梦,很多刀头舔血的刚硬好汉,听到这个名字也会不由自禁抖上一抖。偏偏这个人却是十分的神秘,不但没有几个人看到过,甚至是老是少,是男是女都没有几个人知道,居然,今天让我看到了!人厨子,就是面前这个脸色有些苍白的少妇吗?

  我认真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她并不十分美丽,但是神色中却带有那么一股奇异的魅力,那是一种骚在骨子里的媚态,她没有哪里特别地突出地诱人和美丽的某一点,但是全身组合在一起,却散发出强烈地诱惑力,让人看了忍不住就涌起将她按倒在身下,粗暴地蹂躏的冲动。我第一次真正明白什么叫做天生媚骨了。

  曾茹仿佛想起了什么,抬起美丽的脸庞,瞪大眼睛望着我们,声音中已经带上了一丝颤抖:“你们......你们要把我怎么样!?”

  金甲笑了,那是一种得意的阴冷的狞笑:“你知道我的外号叫什么嘛?他们都说叫做爱郎,其实那是不完全,把我的名字也加上,才是我真正的外号,金爱甲郎!”

        看到曾茹仍然瞪着眼睛没有明白,我轻轻咳了一声,道:“金甲兄是两广人,闽南语‘真爱吃人’,在咱们普通话中的谐音,就是‘金爱甲郎’,我没说错吧?”金甲点点头。

  一股极度恐怖的表情瞬间布满了曾茹美丽的面容,她惊恐地大声道:“你们!你们居然!你们不是人!禽兽,禽兽!!!”

  我和金甲一起发出快乐地欢笑,金甲道:“颤抖吧,骚货!我最喜欢女人在恐惧中那动人的表情啦,多么迷人呀~~~”他的脸上显出陶醉的神情来。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涌起的一股气力,曾茹突然动了!她结实修长的右腿刷地高高抬起,在空中划出一道圆美的弧线,砰一下正打在左边毫无防备的黑衣骚女脸上,同时她的右手肘子一用力,嘿地顶上右边骚女那肥硕的乳房。左边的骚女被这突然的一击,踢得脑袋向后一仰,仰面朝天地向后倒下,小腹也随之向前凸出;右边的骚女发出一声惨叫,双手捂住肥大的乳房,痛苦地弯下腰去,将肥美的大屁股高高翘了起来。曾茹在这一瞬间仿佛又变回那个身手敏捷的女警花,动作如同流水行云,一气呵成。她身子一百八十度地旋转,右手成拳,全力击打在左边骚女那柔软的挺起的小腹上,发出低沉地肉体撞击声,整个右手几乎全部捅进了骚女的小腹,将骚女本来后仰的身体又打得向前蜷曲,发出绝望而痛苦地呻吟;与此同时,她的左手五指挫紧成刀,刷地戳向右边骚女高翘的两片肥大屁股之间凹下的那道迷人的股沟,一下子捅进骚女紧闭的屁眼儿中,骚女发出更大的一声浪叫,本来捂住奶子的手一起护向自己的肥臀,身子扑地向前倒下。

  这一切几乎是在眨眼间发生的。眼看着原本要死不活的女人突然生龙活虎,我们都怔了一怔,但是这里的几个人毕竟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仅仅是在眨眼之间,我们都已经反应了过来。我并不擅长搏击,手自然而熟练地穿过外套,按向肋下挂着的手枪,握住了枪柄,同时我注意到程灵凤的手也已经探入怀中,抓住了一柄不知道是什么的武器。

  但是金甲却是一名搏击好手,两名骚女还没有完全倒下,他已经一声不吭地扑了上去,曾茹击倒两女,再次反身的时候,右腿飞踢而起,直击飞身过来的金甲。但是离她近一步的姚美玲也及时发动,一脚踢出,正中曾茹右脚脚踝,“喀嚓”一声,曾茹脸上浮起痛苦的表情,这一踢居然已经踢碎了她的脚踝!我留意起姚美玲的那双圆头黑皮鞋,可以肯定一定是实心铁头的,这种武器倒是很实用的。

  曾茹踢出的脚被姚美玲一脚踢中,荡了开去,金甲顺利了扑了上来,他的双手如同鹰爪一般突地扣住了她的双肩,将她用力拉近身来,同时右膝抬起,猛烈地顶在女人柔软的小腹上!女人发出一声含糊地惨叫,金甲收膝,一顿之下再次顶向女人的小腹,如此快速地连续几下,女人整个身子无力地垂软下去,金甲双手一松,女人如同一滩烂泥般地委顿在地上。

  几名黑衣骚女匆匆奔进来,金甲甩了甩手,恨恨地骂道:“TMD,臭婊子,饿了三天还这么有精神呀!”

  姚美玲挥手指挥骚女将曾茹架起来,拖到墙边,用焊在墙上的镣铐大字型铐了起来。

  我蹲下身子检查倒在地上的两名骚女。左边的骚女双手抱住自己的小腹,身子如同龙虾般蜷曲起来,侧着身子躺在地上,裹在皮吊带黑色网眼长袜里面的雪白的大腿弓着,紧紧并拢,从她的臀部后面看,可以发现黑色高分叉女三角内裤绷着的鼓鼓的阴阜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连大腿根部也溅上了,曾茹的那一拳真厉害,将这个淫荡女人的骚尿都打了出来。我转望向右边的骚女,她漂亮的脸蛋贴在冰冷地地板上,微微地蠕动着,乌黑的长发披散开来,撒了一地,女人并不是完全趴在地上,而是双腿跪在地上,将肥大的屁股高高地撅起来,曾茹的手指如同锐利的刀刃,带着绷紧的绸子内裤,刺入她的屁眼儿中,黑色的内裤现在已经只显出一条细线,深深陷入骚女的下体,将她屁眼儿周围的褶皱都现露出来,从那美妙的菊花洞中,有细细的血丝渗出来,由于牵扯力,细小的内裤也陷入骚女鼓鼓的阴户中,把两片肥美的暗红色阴唇凸现得淋漓尽致,这个骚女也失禁了,淡黄色的骚尿淅淅沥沥撒下来,在她张开的双腿之间的地板上淋了一大片。我拍了拍骚女肥大白皙的臀部,招手让几名走进来的黑衣骚女将这两个可怜的骚货抬了出去。

  我站起身来,金甲做了个鬼脸:“不好意思,让老弟看笑话了。”

  我耸了耸肩。金甲向姚美玲挥了挥手:“现在就动手,给我做了这个婊子!!!”

  姚美玲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指挥着几名骚女将一条橡胶水管按在墙角的一个接头处,水管头又细又长,居然还带着结节。姚美玲左手拿起管头,右手蘸了点水,先抚摸了几下曾茹浓密的阴毛,将它们向上捋顺,然后用修长的指头灵活地拨开女人肥大的阴唇,同时将左手的管头缓缓捅进女人的阴道中!

  金甲对我笑道:“先洗干净点,嘿嘿,刚刚干过,你不会想吃阿乐那小子的精液吧。”

  我也笑了:“老兄想得很周到。”

  金甲傲然道:“那当然,我吃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各个方面我都考虑过,我敢说对这方面的了解,不在姚女士之下。”他顿了一下,“当然,我没有姚女士那么好的手艺,呵呵。”

  姚美玲将管头缓缓地蠕动着捅进曾茹的阴道,然后又缓缓地拔出来,如此反复,竟像是在用管头当阳具,不紧不慢地抽插着曾茹。我们静静地看着,金甲有些不满意地道:“用力点,狠狠地给我干她!”

  姚美玲依然是那副低沉缓慢的声音:“慢慢来,让她冲上最大的高潮,太急躁的话,把内脏给捅坏了,味道就没有那么鲜美了。”

  我估计着这管头做成结节状的,看来也是事先早就设计好的了。曾茹开始随着管头在自己阴道内的抽插而淫荡地扭动起身子,因为镣铐的束缚,没有办法做大动作的挣扎,她只是用力地扭动自己结实的腰肢,大腿也轻微地颤动着。

  金甲向我解释道:“这个管子里面不是一般的自来水,我掺上了一种药,能在撒上女人的阴道壁之后,给女人带来很大的性欲,除了淫荡的感觉之外,其他的几乎都感觉不到。”

  我点头道:“嘿嘿,大开眼界了。”

  金甲奸笑:“要不要给你点呀?”

  我微笑了:“我想要的时候,一定会找老兄要的,到时候别舍不得就好了。”

  金甲大笑起来,程灵凤看着两个男人龌龊的笑容,脸上现出嘲讽的表情。

  旁边的一名骚女递上来另一根更细长的水管,姚美玲左手的水管头依然在曾茹的阴道中进出,右手接过新的水管,在曾茹的肥臀上摸索着,一名骚女过来双手掰开曾茹的大屁股,姚美玲将水管缓缓戳进曾茹的后庭菊花洞。曾茹脸上显出微微痛苦的神色,却并不十分强烈。金甲道:“看见了吧,强烈的性欲已经基本掩盖了她痛苦的感觉了。”

         姚美玲按动按钮,开始从屁眼中向曾茹的直肠中灌水,曾茹的身子战栗着,原本平坦的小腹逐渐凸起。姚美玲估摸着差不多了,抽出她屁眼中的水管,曾茹发出如同叹息般的呻吟,肥大的臀部抖了抖,几声沉闷的屁响,,乱七八糟的排泄物干干稀稀地象快要断流的瀑布一个劲朝下滴。姚美玲同时将她阴道中的水管也拔了出来,站在她身侧,双手在她小腹上来回搓动,没几下,曾茹脸上浮起红霞,小腹挺了挺,阴道中一阵抽动,伴随着全身性的抽筋动作有节奏地嘶地一声射出一股尿液,曾茹哼了一声,打了个寒颤,挺起阴部又射出一股尿液,在姚美玲技巧地搓揉下,女人的骚尿一股股地喷出来,溅得地板上亮晶晶地一片。

  由于已经饿了三天,曾茹体内已经很干净了,姚美玲清洗了两三次,看到流出的已经都是清水,满意地点点头,又用水管将曾茹从头到脚喷了个遍,女人纤弱的胴体在冰冷的水流下微微颤抖着,看得我欲火狂升!

  几名骚女将曾茹解下来,她现在是真的半死不活了,被抬到宽大的操作台上四肢大开地平放着,操作台四角的暗扣将她的手腕脚腕都紧紧勒住,让她无法再挣扎。此时的曾茹,显得格外的诱人,洗得发白的肌肤在冰冷的黑色操作台的反衬下特别性感,金甲吹嘘的药果然很厉害,可以看得出来现在还没有消退,因为女人的乳房高高挺起,上面两粒红豆都硬邦邦的,两腿之间的阴阜也是鼓鼓地,阴蒂硬挺,两片宽大的阴唇因为高潮而充血,显得是如此的肥美动人,在那迷人的桃花洞中,还有丝丝的淫水在缓缓淌出来。
描述
快速回复

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必被永久禁言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email protected]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